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每年春节期间,正是水果消费的高峰季。今年的春节,注定让水果行业相关从业者难忘。疫情发生后,各地水果种

供应链危机,多方增援急救战

3月1日,在位于彭州市濛阳镇的四川雨润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这里是西南最大的农产品批发交易市场,来自省内外的水果运输车往来不息。产自省内的春见、不知火、草莓,来自省外的砂糖橘、芒果,这些当季热销的水果在交易中心汇集、分散。

濛阳农产品交易中心门外等待进入交易中心的水果收购商

而在不久前,由于疫情影响,交易中心水果日均交易量比往年同期大大降低。成都濛阳农副产品综合批发交易市场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党永斌告诉记者,从今年1月26日开始,交易中心的水果交易量持续走低,“从900吨到800吨再到700吨,低迷的交易量持续了整整一周。”现在,随着疫情缓解,消费市场恢复,每天水果交易量可达5000吨到6000吨。

作为西南最大的农产品批发交易市场,四川雨润国际农产品交易中心的数据背后,是无数个面对果子挂在枝头,无处可销的水果种植户。与之而来的,是一场种植户、经销商、政府多方参与的“急救”战。

2月28日,四川农村日报搭建农产品对接平台“川农易索”小程序正式上线,各地水果种植户纷纷上传了求购信息。“2万斤德昌大五星枇杷求购,很多都烂在地里了!”“我家10亩黄果柑,产量6万斤,3月正当上市,急需促销!”

搭建农产品对接平台,是各地降低疫情影响的做法之一。而在线下,疫情倒逼种植户主动与消费者对接,打通市场。

“往年春节期间是农场消费旺季,但今年特殊,疫情发生后,客户希望我们能配送到家。”3月2日,成都天府绿康农场负责人底成兵告诉记者,从1月27日开始,农场全部转为微信订单,线下配送模式。“每天能配送草莓800斤左右,虽然与往年的销量相差不大,但是价格每斤下降了20元。”底成兵说。

濛阳农产品交易中心入口处正在等待入场的货车。

此外,地方政府也参与其中。“我是嘉陵区农业农村局局长陶刚,我们有30万斤耙耙柑成熟了!”2月17日,四川南充嘉陵区一片果园里,区农业农村局局局长陶刚,对着镜头为全区30万斤耙耙柑网上找销路。

而在全省层面,我省正着力布局现代农业烘干冷链物流体系,打造现代化供应链。2月24日,省农业农村厅发布《关于做好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领域补短板项目储备库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重点建设农产品骨干冷链物流基地、区域性农产品产地仓储冷链物流设施、乡镇田头仓储冷链物流设施、村级仓储保鲜设施。

成都市天府新区太平镇镇政府帮助果农卖草莓。

出口受阻,国内市场仍需关注

疫情发生以来,流通受阻的不仅是国内水果市场,水果出口也面临着层层阻碍。

“每年我们有700万斤晚熟柑橘销往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但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这部分水果无法运出,只能转向内销。”成都鲜农纷享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陈伟告诉记者,这批原打算出口的果子有更高的种植和管理标准,因此价格相对于国内市场的果子每斤要高出十多元,“这个价格目前国内市场还难以接受,销售还存在很大阻碍。”陈伟说。

出口级春见耙耙柑。

“我国一直都是水果种植和消费大国,所以种植户和企业也要多关注国内市场。”针对疫情影响国内水果出口,四川社科院原副院长郭晓鸣给出了建议,“先要准确地了解到国际市场需求。以苹果为例,在一些国家,当地认为的最优质苹果的口感较酸,和国内完全不同。所以国内出口商可以和当地的生产商对接,要充分了解到国外市场的准确需求。”

此外,郭晓鸣认为要严格出口标准,同时要注重国际出口的市场分散化。“过度集中于一个国家,不利于市场风险的分担。”

果农正在摘果。

疫情之下 水果产业警钟提前敲响

不同民生保供行业,随着疫情缓解,物流畅通,水果市场复苏渐渐到来。

然而,在疫情中,多地出现的滞销问题仍然为水果产业敲响了警钟。

今年,广西砂糖橘受疫情影响尤为严重。据统计,广西砂糖橘种植面积已达到700万亩,产能已过度饱和。今年的疫情影响下,价格低至1元左右,在价低且销不动的情况,有些果农甚至放弃销售直接将果子修剪掉。在我省,近年发展较快的晚熟柑橘也在疫情中面临滞销。

有相关人士分析,疫情倒逼下,水果产业必须要把“提质增效”落到实处。

留在树上待卖的耙耙柑。

从种植端和加工端来看,产品品质越来越受到重视。疫情影响下,不同品质的水果价格相差较大。如何提升品质?在有多年血橙种植经验的四川光辉好口碑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邹辉看来,在种植端,大部分种植户缺少技术,对于高标准的种植规范缺乏学习的动力,各种信息相对封闭。而在加工端,以血橙分拣为例,现在大部分还停留在人工分拣,而想要提升产品质量,则需要配备精加工的设备,“现在一些分拣设备精准测量甜度、酸度,而不仅仅停留在大小外形上。”

郭晓鸣则认为,从业者和政府必须要对品种升级、标准化建设、供应链和产销方式四个方面进行重点关注。

在品种选择上,郭晓鸣认为一些种植户、龙头企业和合作社不太关注品种退化问题,一旦退化就选择放弃。“全省的血橙、金川雪梨、茂汶苹果等多个传统品种仍然具有比较优势。除了引进新品种外,应该把精力放在传统品种提纯换代上。”

其次,国内水果产业标准化水平较低,“好的品种需要配备从种植、分拣、运输等系列化标准。国内水果种植对标准化的要求差别较大,这样使得提质增效在生产端面临致命的缺陷。政府在推动水果产业时不能只关注规模,关键是标准化果园的打造。”

在供应链环节,郭晓鸣建议要对具有一定规模的合作社赋权,对其建分拣、运输、冻库等供应链环节的设备进行财政补助。

来源:四川农村日报记者 阚莹莹  侵权删


部分图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